<form id="jdxvt"><th id="jdxvt"><track id="jdxvt"></track></th></form>

    <form id="jdxvt"></form>

      首页 > 旅游 > 行摄 > 行摄精品 > 正文

      北方 · 秋实

      更新时间:2020-10-10 13:21:40点击次数:1323次字号:T|T
      北方 · 秋实

      《大地狂草》

      ,似乎总寓含以"凉意"和"爽气",其实,那是因为你没有真正走进秋的境界。

      秋很厚重。秋风秋雨,彻底催逝了残枝败叶,或随流漂去,归属未知的生命;或潜入泥土,化为根的养份。滿枝留下的,是沉甸甸的果实,成为大自然回馈大地,最厚重的礼物。

      秋很浓塑。秋的山形一种青淡的美,水影也瘦得凭增了三分弯曲,甚至晨雾浮云,都会遮罩住有碍观瞻的败笔,礼让显露出精致的秋景。

      秋很灿烂。所有在秋季留住的色彩,竟管是那么的一瞬间的夺目,竟管主色调虽然很是单纯一一金色和红色,但却灿烂的足以令一个年轮的所有浓妆淡抹,都为之倾倒。

      秋很高远。临秋登高极目,没有了浓密,少有了云雨,山川河流,莽原湿地,多了十分的宁静也多了十二分的通透。别样的凉爽携地气涌上天庭,瑟瑟洗礼着万物生灵,疲惫一年的每一根神经。

      所以,懂秋的人,爱说"秋实",爱将秋喻为饱滿的象征。

      北方 · 秋实

      《全华辅路》

      北方 · 秋实

      《荡谷涤尘》

      北方 · 秋实

      《旷野画语》

      北方 · 秋实

      《天阔云蒸》

      北方 · 秋实

      《苍天送秋》

      北方 · 秋实

      《丰盈季节》

      北方 · 秋实

      《傲骨不拙》

      北方 · 秋实

      《叠嶂无疆》

      北方 · 秋实

      《独领雾淞》

      北方 · 秋实

      《枝俏塞北》

      北方 · 秋实

      《梦蓝鸿运》

      北方 · 秋实

      《守望故土》

      北方 · 秋实

      《远野回声》

      北方 · 秋实

      《生命重彩》

      北方 · 秋实

      《风轻坡高》

      北方 · 秋实

      《晨纱丽影》

      北方 · 秋实

      《太平天地》

      北方 · 秋实

      《婀娜有节》

      北方 · 秋实

      《秋的染料》

      北方 · 秋实

      《灵气无形》

      北方 · 秋实

      《大雅清淡》

      北方 · 秋实

      《落叶有情》

      北方 · 秋实

      《瑞气普兆》

      北方 · 秋实

      《物华秋实》


      编后:今天推出王伟刚老师的《北方·秋实》,还将陆续推出他的《北方·白桦魂》《北方·冬的色彩》。


      作者简介

      北方 · 秋实

      王伟刚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

      俄罗斯阿州摄影家协会跨国特聘名誉主席

      哈尔滨师范大学摄影艺术客座教授

      莫斯科艺术学院摄影艺术贡献银质奖章获得者黑龙江摄影家协会顾问、专家委员会委员。


      图片 | 王伟刚

      文字 | 王伟刚

      编辑 | 王传友

      分享到:
      (编辑:xiaoman)
      论坛精华更多+
      光影视界网

      服务QQ号:2044843473 网站QQ群:423144055(光影视界网摄影群) 微信号:chinapoto
      联系方式:0451-51030266转8002    手机:15636185055
      电子邮箱:chinapoto@163.com 企业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景江西路808号 黑ICP备13003886号-8

      扫描二维码关注她的
      微信公众帐号:
      光影视界网
      点击关注她的腾讯微博
       
      QQ在线咨询
      影友热线
      0451-51030266
      在线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