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jdxvt"><th id="jdxvt"><track id="jdxvt"></track></th></form>

    <form id="jdxvt"></form>

      首页 > 今日导读 > 正文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更新时间:2021-05-25 14:15:52点击次数:565次字号:T|T

      东风著意紫霞飞,岭上花开正当时。黑龙江东部完达山北麓有一座美丽的森林城市双鸭山,每年五一前后漫山遍野的兴安杜鹃竞相绽放,如霞似火,红遍了一个又一个山头,奏响了春天的乐章……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人总是感叹:“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但今年的杜鹃花也有别样的情怀,花期与雪期邂逅,浪漫与期待同至,定然会有一段美妙的遐想,令人留恋忘返……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陌上花香清且远,倾情开罢万户芬”。野生兴安杜鹃,又名达子香、映山红、金达莱,是世界著名花卉,其平淡、从容、脱俗的外表下,蕴藏着美丽、坚韧、醇厚的生命本质。每逢五月,连绵不断的野生兴安杜鹃,傲然绽放漫山遍野,彩云霓裳姹紫嫣红,似锦似霞美轮美奂,层林尽染引来游人无数,观后令人心旷神怡,无不陶醉其中。春满千景秀,相约双鸭山,徜徉花海中,独赏杜鹃姿……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黑土湿地之都双鸭山 | 万紫千红总是春


      图片 | 国 徽

      文字 | 国 徽

      编辑 | 王传友


      分享到:
      (编辑:xiaoman)
      论坛精华更多+
      光影视界网

      服务QQ号:2044843473 网站QQ群:423144055(光影视界网摄影群) 微信号:chinapoto
      联系方式:0451-51030266转8002    手机:15636185055
      电子邮箱:chinapoto@163.com 企业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景江西路808号 黑ICP备13003886号-8

      扫描二维码关注她的
      微信公众帐号:
      光影视界网
      点击关注她的腾讯微博
       
      QQ在线咨询
      影友热线
      0451-51030266
      在线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