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jdxvt"><th id="jdxvt"><track id="jdxvt"></track></th></form>

    <form id="jdxvt"></form>

      首页 > 今日导读 > 正文

      又见呼玛河

      更新时间:2021-08-31 11:40:00点击次数:231次字号:T|T

      冰河与红柳,是呼玛河从源头伊勒库里山(大白山)向下穿越途中,最具标志性的奇观异景。

      又见呼玛河


      又见呼玛河


      又见呼玛河


      又见呼玛河


      令人惊诧的是,春意盎然的季节,呼玛河却依旧或是冰封不融;或是冰裂纵横;或是偶尔可见断裂冰层下的激流滚涌。更令人拍案叫绝的是,带有色彩的冰层、浮水、河卵石,再烘托于岸上或远或近、或高或低的兴安红柳,真的是一幅幅美的令人窒息的画面。

      又见呼玛河


      又见呼玛河


      又见呼玛河


      又见呼玛河


      传统概念里的"柳",人们联想最多的也许是"丝丝杨柳遮湖洲""满城春色宫墙柳"的低吟浅唱??稍诖笞匀恢懈视谪ü偶拍男税埠炝?,却是别居一隅的从容、淡然、高贵和神美。兴安红柳有两种树形,一种称为钻天红柳,碗口粗的树干高达十米,泛红色的梢头常常盖过周边的青杨和云杉。那种刚烈、顽强和豁达跃然天地。

      另一种称为红毛柳,长成不过齐胸高。但躯干更挺直色相更鲜亮。给人一种独有的乐观、向上和自信的感觉。

      又见呼玛河


      又见呼玛河


      又见呼玛河


      又见呼玛河


      每到秋风扫尽万木残叶,或是每到春雨润泽河谷复苏,"舍我复谁"的兴安红柳,绝对成为了呼玛河畔的主色调。

      如若是天工作美,恰遇晚秋劲雪。雪雾中隐隐约约的片片点点的柳红,与崖下刚刚薄冰粘边,墨色的河水擎接着洒落的雪花,那景色能不心醉?如若选择晚春达紫香花开的时候,就随意选个山顶眺望脚下的冰河,河面的浮水是山谷里延流下来消融了的雪水,滿坡的积叶将这些雪水浸成了殷红色,汇聚到河面上形成了浩荡夺目的"桃花水"。

      又见呼玛河


      又见呼玛河


      又见呼玛河


      又见呼玛河


      偶尔在或河湾或支流处,苔藓、黄泥、虫卵和浮生物,把冰体染成了梦幻般的颜色,那面的桃花水,这边的彩冰与岸上红柳,遥相辉映成了目不暇接的世外图画,余下的就是留连往返了。

      又见呼玛河


      又见呼玛河


      又见呼玛河


      又见呼玛河


      今年正是小满那天,在万河兄友情相约下携同老友希天、好友庆国一行宿呼中、探碧水、上呼源,围着呼玛河的残冰溪水,绕着左右岸的柳红飞彩,尽情享受并感悟着大自然赐予人类的纯粹审美的画意世界。

      梦里的呼玛河,再见!

      又见呼玛河



      【作者简介】

      又见呼玛河


      王伟刚:诗人 摄影家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

      哈尔滨师范大学摄影艺术客座教授

      俄阿穆尔州摄影家协会特聘名誉主席

      黑龙江摄影家协会顾问、专家委委员



      图片 | 王伟刚

      文字 | 王伟刚

      编辑 | 王传友

      分享到:
      (编辑:xiaoman)
      论坛精华更多+
      光影视界网

      服务QQ号:2044843473 网站QQ群:423144055(光影视界网摄影群) 微信号:chinapoto
      联系方式:0451-51030266转8002    手机:15636185055
      电子邮箱:chinapoto@163.com 企业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景江西路808号 黑ICP备13003886号-8

      扫描二维码关注她的
      微信公众帐号:
      光影视界网
      点击关注她的腾讯微博
       
      QQ在线咨询
      影友热线
      0451-51030266
      在线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